新闻中心及演示文稿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创新平台, 新闻稿, 监管信息公告 | 2020-07-24

和黄医药在中国启动一项IDH1/2双重抑制剂治疗恶性血液肿瘤患者的I期临床试验

 

— HMPL-306是和黄医药自主研发的第9个肿瘤候选药物 —

 

香港、上海和新泽西:2020年724日,星期五:和黄中国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 “和黄医药”或“Chi-Med”)(纳斯达克/伦敦证交所:HCM)在中国启动了一项HMPL-306治疗恶性血液肿瘤患者的I期临床试验。HMPL-306是一种靶向异柠檬酸脱氢酶(“IDH”)1和2突变的新型双重小分子抑制剂,靶向选择性高。首名患者已于今日接受给药治疗。

该试验是一项多中心研究 ,旨在评估HMPL-306在伴有IDH1和/或IDH2突变的复发性或难治性恶性血液肿瘤患者中的安全性、药代动力学、药效学和疗效。在研究的第一阶段,每组患者将接受递增剂量的口服HMPL-306治疗,以确定最大耐受剂量和/或II期推荐剂量(“RP2D”)。该研究的第二阶段是剂量扩展阶段,患者将分成3组队列接受HMPL-306 治疗,以进一步评估RP2D的安全性、耐受性和临床疗效。该项研究的其他详情可登录clinicaltrials.gov,检索注册号NCT04272957查看。

HMPL-306是和黄医药自主研发的第9个肿瘤创新药物。已有临床数据表明,当使用单一靶向IDH1突变或靶向IDH2突变的抑制剂时,细胞质的IDH1突变和线粒体的IDH2突变会相互转化。通过同时抑制IDH1和IDH2突变,该候选药物有望为具有IDH突变的癌症患者提供治疗效益,并可能解决因亚型转化导致的IDH抑制获得性耐药问题。

 

关于IDH和恶性血液肿瘤

IDH是一类重要的代谢酶,参与分解营养物质并为细胞提供能量。发生突变的IDH会产生一种能改变细胞遗传程序的分子,阻止细胞成熟。IDH1或IDH2突变是各种类型的血液肿瘤和实体瘤中常见的基因变异,急性髓系白血病(“AML”)患者中约有20%伴有IDH基因突变,在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MDS)、骨髓增生性肿瘤(MPN)和低级别神经胶质瘤和肝内胆管癌中也有一定的发生率。IDH突变亚型转化,是对IDH抑制剂产生获得性耐药的主要机制之一,无论是由细胞质的IDH1突变转为线粒体的IDH2突变,或反之亦然。[1],[2],[3]

根据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的数据,2020年美国将有大约20,000例AML新增病例,而五年相对存活率为28.7%。[4]目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批准一种靶向于IDH1突变的药物以及一种靶向于IDH2突变的药物,但尚无可同时靶向IDH1和IDH2突变的双重抑制剂获批。据估计,2018年中国有19,700例AML新增病例,预计到2030年将达到24,200例。[5]在中国,目前尚未有IDH抑制剂获批。

 

关于和黄医药

和黄中国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和黄医药”或“Chi-Med”)(纳斯达克/伦敦证交所:HCM)是一家创新型生物医药公司,在过去20年间致力于发现和全球开发治疗癌症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的靶向药物和免疫疗法。目前,和黄医药共有9个抗癌类候选药物正在全球开发中,并在中国本土市场拥有广泛的商业网络。欲了解更多详情,请访问:www.chi-med.com

 

前瞻性陈述

本新闻稿包含1995年《美国私人证券诉讼改革法案》“安全港”条款中定义的前瞻性陈述。这些前瞻性陈述反映了和黄医药目前对未来事件的预期,包括对HMPL-306临床开发的预期及HMPL-306对伴有IDH突变患者的潜在效益。前瞻性陈述涉及风险和不确定性。此类风险和不确定性包括下列假设:临床试验入组率、满足研究入选和排除标准的受试者的时间和可用性、临床方案或监管要求变更、非预期不良事件或安全性问题、候选药物HMPL-306作为单药或联合疗法达到研究的主要或次要终点的疗效、获得不同司法管辖区的监管批准,以及获得监管批准后取得商业认可的能力、HMPL-306用于目标适应症的潜在市场和资金充足性以及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对整体经济、监管及政治状况带来的影响等。当前和潜在投资者请勿过度依赖这些前瞻性陈述,这些陈述仅在截至本新闻稿发布当日有效。有关这些风险和其他风险的进一步讨论,请查阅和黄医药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AIM提交的文件。无论是否出现新信息、未来事件或情况或其他因素,和黄医药均不承担更新或修订本新闻稿所含信息的义务。

 

联系方式

投资者咨询

李健鸿,资深副总裁 +852 2121 8200
郑嘉惠,副总裁 +1 (973) 567 3786

媒体咨询

美洲
Brad Miles, Solebury Trout +1 (917) 570 7340(手机)
bmiles@troutgroup.com
英国及欧洲
Ben Atwell / Alex Shaw, FTI Consulting +44 20 3727 1030 /
+44 7771 913 902 (手机) /
+44 7779 545 055(手机)
Chi-Med@fticonsulting.com
亚洲
卢志伦, 博然思维集团 +852 9850 5033(手机)
jlo@brunswickgroup.com
周怡, 博然思维集团 +852 9783 6894(手机)
yzhou@brunswickgroup.com
中国大陆
张瑞丹, 爱德曼公关公司 +86 139 1694 1712(手机)
fay.zhang@edelman.com

任命保荐人

Freddie Crossley / Atholl Tweedie,
Panmure Gordon (UK) Limited
+44 (20) 7886 2500

 

 

[1]. S Choe S et al. Blood 2019;134(Supplement_1):545. doi:10.1182/blood-2019-122671.

[2]. Harding JJ et al. Isoform Switching as a Mechanism of Acquired Resistance to Mutant Isocitrate Dehydrogenase Inhibition. Cancer Discov. 2018;8(12):1540-1547. doi:10.1158/2159-8290.CD-18-0877.

[3]. Delahousse J et al. Circulating oncometabolite D-2-hydroxyglutarate enantiomer is a surrogate marker of isocitrate dehydrogenase-mutated intrahepatic cholangiocarcinomas. Eur J Cancer. 2018;90:83-91. doi:10.1016/j.ejca.2017.11.024.

[4]. 资料来源: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 seer.cancer.gov/statfacts/html/amyl.html.

[5]. Lin J et al. IDH1 and IDH2 mutation analysis in Chinese patients with acute myeloid leukemia and myelodysplastic syndrome. Ann Hematol. 2012;91(4):519-525. doi:10.1007/s00277-011-1352-7.

1 个附件
下载新闻稿 (PDF)